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薈萃
鄉愁系列之《走不出的山里》
2020-11-19    夏玉目    北方歲月

  

  距我們興安林場五公里遠的土路邊上有個看山的房子,房子孤零零地戳在山腳下,顯得有些破敗。房子里住著七十多歲的三伯,林場的人都怕他一個人孤單,紛紛勸他:“回林場住吧,在這兒老哥一個,多寂寞呀!”

  三伯倒是不以為然,樂呵呵地說:“寂寞啥呀,在這兒白天聽樹唱,夜里聽鳥鳴,熱鬧著呢?!?/p>

  今年春天,我回林場看母親。路過三伯的房子時,看見他正蹲在房角忙活著。我問他在鼓搗什么,三伯指了指手里粘滿山泥的農田鞋告訴我,前些日子他去山上巡林子,走到半路下起了雨,鞋上粘滿了泥,回來后把鞋扔在房角,忘了理它,今天早上才發現,那鞋幫上的山泥里竟鉆出一棵嫩綠的小樹苗來。

  “崽呀,你不曉得,這山泥肥著呢,不用幾年,樹苗會長得和你一樣壯實。樹離不開山,山也離不開樹呀!山要是成了禿山,兔子都不會在這兒拉屎的?!?/p>

  說著他領著我,把那樹苗栽到了后面的山坡上。

  三伯從“跑腿子”時就來到了林區。鉆了一輩子樹林子的他,對山林非常敬畏,他總是說山里有山神。

  小時跟三伯去山上采榛子,采累時便想找個樹墩子歇一會兒,三伯一下把我拉起來,滿臉不高興的樣子:“快起來,那樹墩子可不是咱爺倆兒坐的地場兒?!?/p>

  “那是誰的地方?”我不解地問。

  “那是山神休息的地方?!比袂閲烂C地回答:“咱這兒所有的林子都歸山神管,如果你白天在山上盜伐了鮮樹,晚上山神就來過數,誰伐的,伐多少他都會記下來,指不定哪天他就會來找你算賬的?!?/p>

  “媽呀,嚇死我了,是真的嗎?”我一溜煙地跑出老遠。不停地喊著:“山神爺,山神爺,我可沒伐樹呀,你可千萬別來找我呀?!?/p>

  三伯站在我的后面哈哈大樂:“別喊了,別把山神吵醒嘍,山神爺還在山里睡覺呢?!?/p>

  那時,三伯一直用行動或借用禮俗、傳說來教育我們保護樹木,保護森林。雖然那時我還不曉得什么是自然,什么是生態,但在我幼小的心靈深處就淀積了對大山的崇敬。俺是大山的子民。

  一個春天的雨后,我和三伯去山里采蕨菜。洼地里有一個雨積的水泡,我掏出小雞雞就要向泡里撒尿,三伯嚎嘮一嗓子差點把我嚇成“尿截”。

  他告訴我,山里的水都是圣潔之水,那是獐、狍、野鹿和鳥兒們的飲用之水,如果水里有了我的尿臊味,它們就會躲得遠遠的。說著,他貓腰掬了一捧,甜滋滋地喝了起來。

  如今三伯雖已到了水瘦山寒的年歲,但他還是離不開這周圍的山林。年輕時他與工友們在沸騰的群山里戰天斗地,退休以后,他仍離不開這山林。

  十幾年他從退休金中抽出一部分,去山下的苗圃買回樹苗,栽在周圍的山上,如今他栽的樹已有一人多高。他常常對人說:“俺年輕時沒少作孽,伐了不少樹木,老了要把樹還給這大山呀,不然晚上睡覺都怕山神會來找我?!?/p>

  每天天一亮,三伯照例會帶上雨布,水壺和鐮刀進山里巡視。哦,對了,他還要帶上一小壺酒。他總是說:“酒是好東西呀!嚼上幾片咸魚干,就著幾塊兒干糧,再喝上幾口老白干,身體那叫舒坦,夏天它可以驅潮,冬天又可以御寒,喝幾口酒,就能聽懂鳥兒的歌唱?!?/p>

  說完,三伯便哈哈大笑,那笑聲在林子里蕩漾開去。

  每當我回到林場,與長輩們談起大山來,他們的眉宇就會展開,眼神里都能透著山野的清香,大山曾使他們皮膚粗糙,但也使他們心里亮亮堂堂。

  他們在林場生活了幾十年,前山后坡的林子早已稔熟在心,老人們的足跡早已印遍了山林的溝溝坎坎。哪怕是身體孱弱的老人,只要一提起山林,一下子就會變得精神矍鑠,興奮不已。

  其實,我們常常會忽略身邊的一些事物,包括一片山林、一棵樹、一葉草和一只蟲。最初,祖先們手里舉著松樹明子勇敢地走出了森林,幾十萬年來,人們一代代直立著、孤獨地走著,離森林、離自然越來越遠,于是窩穴變成了房子,群落變成了城市,火把演化成誘人的霓虹。

  終于有一天,人們忽然又想起了森林,又想起了自然,于是又回過頭來,貪婪地砍伐樹木,踐踏自然,去追趕林子深處的野鹿或者獐狍。

  在鎮子東面的河套邊,我??吹揭粋€清瘦而孱弱的身影,在蓊郁的河邊蓑衣垂釣。

  這個人我認識,他曾是鎮子上咂舌的人物,無論什么場合,他都領袖群倫,前幾年因患了癌癥,便從崗位上退下來。每每攀談起來,他總是說起過去的輝煌和閃光點,說到得病后遭到的冷眼,難看的臉上掛滿了憂郁。

  但一提起到大河釣魚,他頓時來了精氣神:“小子,你是不知道哇,一來到這河邊,過去所有的不快都忘到腦后去了,來這兒比去醫院都他媽的管用。兩年多了,這癌癥愣是沒有奪走我的老命,是眼前的幽靜之水,茂密之林延長了我的生命?!?/p>

  他說話時,真的進入了“榮辱皆忘”的狀態,黑瘦的臉上寫滿了微笑。

  如果說山里人是大山的孩子,那么大山就是山里人永遠都走不丟的家。

  我也曾人困馬乏地出行過,每每都是些“上車睡覺,下車撒尿,停車看廟,抽空喂料”的勞身之旅,但一回到無盡的大山里就會神情愉悅。

  家鄉的山雖然樸實無華,雖然不是名揚天下的商業之山。但它因腳下湯旺河水的泓潤,而愈加溫柔;因秉承了天地間的充沛之氣,而愈加堅強、偉岸。

  每每去鎮子東邊的河套,我就會忘記了自己的所在,周身上下只剩下一份悠然。到了夜晚,躺在帳篷里,身子貼著厚實的大地,嗅著周遭松脂的芬芳,頓時就與這山水交融在一起,靈魂都在歡樂地打著滾兒。

  那天晚上我和三伯嘮了很多,先嘮起父輩們早年創業的艱難,又嘮起現在林場翻天覆地的變化;還提起了我父親如何沒福份,日子好了,他卻撇下親人自己到后山睡覺去了?! ?/p>

  由于激動,三伯多喝了兩盅,脖子根兒都是紅暈,笑瞇瞇的臉龐堆成了一朵燦爛的菊花。

 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大众麻将规则胡法公式 11选五推荐号码山西 手机麻将软件价格 波克城市棋牌下载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app 福建体彩31选7官网站 成都麻将怎么打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排列7中奖规则及奖金 广西南宁老友麻将 陕西麻将抓牌和打牌顺序图 够力七星彩奖表 黑龙江快乐十分预测app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规律口诀 南宁麻将死双是什么意思 舟山星空棋牌免费下载